登巴巴解约申花 普拉蒂尼谈欧洲杯:哪有组织问题?只想让大家都参与进来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延边足球网
登巴巴解约申花

2012年6月30日,波兰-乌克兰欧洲杯决赛前一天,时任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公开了他提出的2020年欧洲杯构想,适逢欧洲杯60周年,2020欧洲杯将由12个国家共同举办。如今,普拉蒂尼的创举受到了大量的批评,他接受了《队报》的专访,再次为自己发起的这一计划辩护。

您是如何想出由来自12个国家的12座城市共同举办欧洲杯这个创举的?

不要忘了,我当时作为欧足联主席,可不只是法国、英格兰或意大利的足协主席,这些国家已经习惯了举办欧洲杯或世界杯的决赛圈比赛。欧足联有55个成员(普拉蒂尼担任主席时是53个),我得负责整个欧洲大陆的足球发展。为了纪念欧洲杯60周年,有必要让阿塞拜疆、罗马尼亚、匈牙利、苏格兰、爱尔兰、丹麦等国家参与进来,他们从前没什么机会举办大型杯赛的决赛圈比赛。

这对这些国家是一次机会,他们可以翻新自己全年都在使用的国家体育场,而不是建一些等欧洲杯结束后就再也坐不满了的新球场。2020欧洲杯不会留下耗资巨大却用途有限的球场。我们还希望引入一项创新,提出了让半决赛和决赛在同一座球场举行,这次是温布利——一座足球圣殿。

您当初是否意识到了这次欧洲杯会出现的组织问题?

什么组织问题?从交通的角度讲,比起2012年波兰-乌克兰欧洲杯时在利沃夫、哈尔科夫和顿涅茨克之间往返来回,这次在阿姆斯特丹、毕尔巴鄂和布加勒斯特间旅行可是容易多了!

但阿塞拜疆可是比乌克兰和波兰都还远多了!

距离《队报》的总部更远,确实如此,但距离俄罗斯或摩尔多瓦可没有更远!欧洲可不止有法国!几乎所有举办2020欧洲杯的城市都是一国之都。从这点上说,我们也节省了资金,因为不需要修建新的公路、火车站或机场来沟通这些城市。所以,不要再提这些组织上的事情了。要学会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您欧足联主席位置的继任者切费林,他对这次欧洲杯的组织方式的态度有所保留。尤其他曾向《队报》表示:“这次的象征意义很美好,但我们不会搞第二次。”

对于此后的欧洲杯决赛圈比赛,他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不在乎,这不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但针对这届欧洲杯,他们可是已经收到1500万(根据欧足联统计,其实是1930万)份购票申请了!广大球迷的反馈证明了这已经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我还想重申一遍,2020欧洲杯的构想由我向欧足联的执行委员会提出,也得到了他们的一致通过,不是我独断专行做出的决定。

您在欧足联主席的任期内有过两个标志性事件,都跟欧洲杯举办权的授予相关。一次是2012年欧洲杯举办权交给波兰和乌克兰而非意大利,另一次则是2016年欧洲杯,您在今年6月19日就此事接受了审问,当时您正被拘留接受调查(*)。选择十二个国家而不是一两个,是否可能会带来权力层的明争暗斗?

首先,当我担任主席时,不存在针对举办权的“明争暗斗”。对于2012欧洲杯的举办国,我投票给了意大利,而对于2016,我(为避嫌)弃权了,因为法国也在竞争国之列。但这些都和2020欧洲杯的创意毫无关系。我要重复一下,我只是想举办一场欧洲足球的盛会,让大家都参与进来,而不只是那些既总拿欧洲杯冠军、又总举办欧洲杯的国家。

因为还有其他国家,有的很小有的一般大,他们输多赢少,也从未有机会举办欧洲杯或世界杯。而这一次,总算有一回,他们赢了!所有人都会很高兴前往都柏林、格拉斯哥或哥本哈根看些重要的比赛。这真的会很棒!

(*)前塞浦路斯足协财务主管曾不指名指控四名欧足联执行委员会成员收受900万欧元贿款,以在2012年欧洲杯举办权投票中投给波兰和乌克兰。今年6月19日,在被拘留期间,普拉蒂尼接受了审问,主要话题是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在法国击败土耳其、获得2016年欧洲杯举办权中扮演的角色。

比利时球员德布劳内强烈批评了复杂晦涩的抽签方式,他说:“这是个耻辱,让这项赛事变质了。”

我是2020欧洲杯赛制的发起者,我参与了举办城市的选择,但抽签,我可没有参与!如果比利时人想在主场比赛,他们只需要及时修建一座新球场(**)!布鲁塞尔本应该举办四场比赛(包括一场八分之一决赛),结果这些比赛不得不被重新分配给了伦敦。希望德布劳内去向他们自己国家的政客们抱怨!

(**)布鲁塞尔本该修建一座新球场,但欧足联厌烦了比利时当局的拖延,于是在2017年12月收回了他们的四场比赛的举办权。

(斯特凡)

登巴巴解约申花